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大唐第一村
接下来的几日,席云飞又陷入了婚礼的筹备过程当中,李渊作为他的证婚人,也不打算回长安了,拉着萧禹直接在朔方住了下来,闲来无事就到席家庄蹭蹭饭。
萧家在朔方是有个宅子的,但两人都没去住,而是选择了王淮经营的如家客栈,听李渊说,是喜欢客栈里那些个小院的格局,再加上各种新奇的家电和家具,比住皇宫还舒服百倍不止。
席云飞为此,还特意跟王淮交代了一番,让护庭队派了几个高手乔装成客栈的工作人员,全天候保护他们两人的安全,毕竟,客栈里住了不少外邦人,该有的防范还是要有的。
安顿两人之后,席云飞顺道去朔方商会找马周,西军能够如此顺利的打通陇右,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取决于马周良好的后勤供给上。
要知道那一条路过去都是沙漠戈壁滩,想要运输大量物资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何晟他们就算有点家财,在这些精细布局上也是两眼一抓瞎,全部都要马周来从中配合。
“为了这次行动,何晟他们在城外盖了几个新工坊,如今招收的都是临时工……我也担心事情一了,这些人没了收入,恐怕要闹起来啊……”
“其实,长安那边如果真的要对突厥出兵的话也好……刚好何晟他们的工坊能够有人接盘了,也省却了我很多的麻烦……”
“昨晚啊,裴铭那小子又给我发电报……催我送人过去啊,还能有什么事儿……那中南半岛几乎拿下来了,眼下正是需要大量的人才去开拓的好时机,水泥、木工、香料师……或许还得派几个格物坊的人去看看……”
“你就别操心了,好好准备当你的新郎官吧……青儿这两天跟我说了好几次,你真的打算一次性把她们都娶了啊?”
听马周在那里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聊到自己婚礼的事情后,席云飞便垂头丧气的走了。
这事儿也是有点麻烦的,木紫衣、柳如是或许不怎么在意,当然啦,也不是真的不在意就是了,只是相对于其他几个丫头来说,她们面对的内外部压力都要小很多。
最麻烦还是崔莺儿,毕竟是五姓七望出身的大家闺秀,最近一段时间不少闲言闲语传了出来,其中有人明褒暗贬,暗指自己是仗势欺人之类的话,不然,堂堂五姓嫡女怎么可能给你做妾。
对此席云飞也是无言以对,其实在他自己来想,对崔莺儿是有点喜欢的,但若真要选择一个做老婆的话,这么多女人当中,木紫衣、虞香兰,此二女才是最佳的人选。
其他如欧阳玉梅,性子有些跳脱,好胜心非常强,对人对事也喜欢直来直往,并不是说这样不好,而是席家往后肯定是一个需要传承的大家族,作为家母的人选肯定尽量完美一些才好。
柳如是的话,其实也是一个很好的人选,知书达理,德才兼备,算是良配,但她毕竟不能生育,这一点放到后世很多人都接受不了,更不要说这个时代了,所以作为正妻也是不妥的。
然后就是崔莺儿,若是不考虑自己,单是从外面人,包括家人、友人、还有一些熟悉的,不熟悉的人来看,五姓七望出身的崔莺儿或许才是正妻的最好人选吧。
没有办法,这个时代将五姓女的高度拔得太高了,诚然她们也有相应的资本,但感情这个东西呀,真的不是说合适就能够凑合的,席云飞身为一个穿越者,也不可能任由别人左右自己的选择,哪怕这个人是席开山、刘氏、席君买……
至于阮青玉、月娘,虽然得了她们的身子,但要说感情嘛,或许是真的没有多少,只能说尽量不去亏待她们,往后由木紫衣出头,将她们招入家中当个同房丫鬟之类的吧。
时间是贞观二年,四月初九,谷雨,距离清明已经过去十五天。
这几日的降水明显增加,田中的秧苗初插、作物新种,乃是最需要雨水滋润的时刻,正所谓“春雨贵如油”,这段时间雨下越多,作物就长得越好。
朔方城外的田庄里,几乎每天都能够看到成群结队的庄户,在田垄上跳着欢快的舞蹈,这是祈祷丰收的仪式。也有青年妇女走村串亲,有的到野外走一圈就回来,寓意与自然相融合,强身健体。
谷雨前后,也是牡丹花开的重要时段,因此,牡丹花也被称为“谷雨花”,“谷雨三朝看牡丹”,赏牡丹成为人们闲暇重要的娱乐活动。
这么好的悠闲时光,席云飞当然是不会错过的,一大早起来便开着车赶到了如家客栈,却不是来找李渊和萧禹二老的,车子在停车场停下后,便有一道白衣身影钻了进去。
“慢点,小心磕到头……把安全带系上……”
席云飞今天开的是造型奇特的特斯拉,这辆车好几个月没开了,席云飞去长安期间,车身上落了一层厚厚的灰,趁着这两天下雨,刚好拉出来洗洗,如今也算是光亮一新。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车子以极快的速度出了城,时间还早,路上的行人不少,货车却是不多的,再加上这辆车造型奇特,识货的人一眼就认出了是席云飞的私人座驾,远远的就避了开来。
行驶在一路向北的马路上,听着音响里提前录制好的优美琴曲,车里的气氛渐渐变得旖旎。
“语嫣,你爹怎么说……他同意了吗?”
席云飞的声音有些心虚,毕竟有些理亏,此时目视前方,都不敢回头去看副驾驶座的王语嫣。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第一村 橘貓囡囡-第一二五四章:跟蹤,暴露鑒賞
却听王语嫣沉默半响后,声音清亮的应道:“我爹和大伯都不同意,他们让我等个一年半载……不过,我是想的,她们都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
少女的后半句是凑过来说的,湿热的鼻息让席云飞恨不得将车子停在路边,然后……嗯。
回过头看了一眼含情脉脉的王语嫣,席云飞半是安慰半是玩笑的说道:“既然你爹和王家主都不同意,那就还是算了吧,晚个一年半载进门也好,反正你是逃不出我手掌心的。”
“是吗,你真这么想?”
“哦,那你是还有其他想法咯!”
優秀都市言情 大唐第一村 起點-第一二五四章:跟蹤,暴露閲讀
“我,我才没有……唔,危,危险啦……唔啾!”
···
···
雁山,又名雁岩,因山顶有湖,芦苇茂密,结草为荡,南归秋雁多宿于此,故又名曰:雁荡山。
春季的雁荡山,是一个明媚盎然的好地方,鸟语花香,生机勃勃,常有各种各样的鸟类穿梭于群山翠峁之中,与那满峰的姹紫千红相映成辉。
北雁荡山的崇山峻岭之中,有一条羊肠小道,上依绝壁,下临深谷,可堪入脚,一路蜿蜒向上,一阵山风呼啸而过,掀起崖上枯藤新枝,露出黑灰色的火山岩壁。
此时,空山之中寂寂无语,鸟息虫偃泉流无声,小道下方遥遥露出几道身影,落在这空山之中,显得分外惹眼,脚步声渐响,只见得五六个黑衣青年,在一个老者的带领下,沿着蜿蜒小道,健步而来。
老的约莫五十来岁,身形单薄,却能看出精神矍铄,略微黝黑的脸膛上两只眸子闪闪发亮,少的几个丰神俊朗,面如满月,眉目略显青涩,长着细细茸毛的嘴边挂着滴滴汗珠。
“五爷爷,我们为什么不直接把芪妹带回来……大伯,呃,钜子可就芪妹一个子嗣了……”
走在最后头的青年抬起手臂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与走在前面的老者朗声问道。
那老者脚步不停,颌下山羊胡似乎动了几下,“少成,此事休要再提,一切等回去再说。”
青年‘哦’了一声,走在他前面的一个青年回头看他,说道:“其实芪儿不回来才是最好的呢,我们住在山里什么都没有……总不能让她跟我们回来吃苦……”
“但是,但是……”后面的青年摇了摇头,不认可的说道:“大伯一个人多可怜啊,当年为了咱们顺利逃出来,大伯一家死的死,散的散,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还不能相认。”
“你小子……钜子自有打算,你瞎操心什么啊。”这是走到倒数第三个的青年,年纪相较后面二人要大上不少,“别以为我们不知道,小时候就你跟芪儿最是要好,可当日你也看到了,她早已经不认得我们,那年芪儿才三岁,你们的婚约……”
一行人拐过山角,却不曾发现他们身后还有两人紧随其后。
黑衣打扮的二人趴在山壁中,借着枯藤的掩盖,亦步亦趋的循着小道慢慢往上走。
“小九姐,你说他们为什么要住在这种地方啊?”
“我怎么知道。”
“小九姐,你别这么大声说话,小心被他们听到……我总觉得这群人有问题,当初在长安的时候,我就发现他们鬼鬼祟祟的,后来那个老头去认亲的时候,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走在前头的瘦弱身型顿了顿,蹙眉道:“你又偷偷潜入公主府了?”
后面的人心虚的点了点头:“那我不是为了主母的安全着想嘛,当时你也看到了,这群人到处找人问主母的消息,我怕他们心存歹意……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暗九一脸生无可恋的吐了一口气:“你看到什么了?”
后面那人犹如顽童一般的扬了扬头,好似跟姐姐打了一场胜战的小屁孩:“我看到公主姥姥对那个老头下跪了,而且公主姥姥还哭了呢。”
暗九蹙眉道:“说了多少次,别叫公主姥姥。”
“为什么不能叫,她是主母的娘亲,我叫她姥姥很正常啊。”
“反正你不能这么称呼……对了,你刚刚说公主殿下给那个老家伙下跪了?”
“对啊,对啊,而且还哭了,哭得可伤心了,我差点从房梁上跳下去安慰她,那个糟老头子也不知道什么人,说了几句话就把公主姥姥惹哭了,简直坏透了。”
暗九停下脚步,回过头气鼓鼓的看着他:“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不早说?”
后者愣了愣:“我,我忘了……”
“吃饭你怎么不会忘。”暗九抬起手来就要打,可一想起自己现在还在跟踪任务中,“下次再敢忘事儿,你就自己离开暗部吧。”
“我,我不敢了,我才不要离开暗部。”
“嗯?”暗九还想教训几句,忽然耳廓一动,猛的回头看向小道尽头。
“怎么了?”
暗九朝他比划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沿着崖壁快速前冲出去,临到山道拐角的时候,忽然放慢了脚步,谨小慎微的紧贴着崖壁,探头看了一眼。
她的视线先是左右扫视了一圈,最后停了下来,似乎在努力倾听什么声音的样子,约莫三四个呼吸,陡然抬头朝山崖顶部看去。
那后跟着来的少年见状,也跟着仰头望去,接着瞳孔里露出惊奇不已的神色。
视线中,一个巨大的篮筐在一根粗麻绳的牵引下,慢慢朝崖顶往上升,而他们跟踪的那几个人,此间就在那巨大的篮子里。
“这,这是什么啊?”
“嘘!”
暗九俊秀的双眉紧紧皱了起来,双拳握紧,看了一眼已经走到尽头的羊肠小道,心里暗自斟酌起接下来的行动,是回去报信,还是继续跟,如果继续跟的话,要怎么上去才能不被发现。
就在她犹豫不决之际,头顶忽然想起一道和蔼可亲的声音。
“呵呵,两位小友何妨上来一叙……”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第一村-第一二五四章:跟蹤,暴露閲讀
暗九闻言,整个人如同炸了毛的小花猫,她自认为自己的警惕性已经很高了,一路跟来,对方都没有表露过任何不对劲的举动,也就是说,自己的跟踪不可能被他们发现才对。
“小九姐,我们跟他们拼了。”少年双手握着腿上的武器,右手是一把手枪,左手是一把匕首,小脸上也不是方才天真的目光,涂抹了颜料的神情看上去略显狰狞。
暗九朝他看了一眼,又抬头看向已经停止上升的篮筐,最后摇了摇头,与那篮筐里的人说道:“老先生,我们并没有恶意,只是授命前来探查你们的底细,你们去找的人……是我们的主母。”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