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剑骨
一道漆黑弧光,从树界穹顶上空斩落。
斩月大戟,在这一刻,仿佛真正成为了一轮弯月。
光与影交织的树界,出现了一轮大日,一轮残月。
阿宁轮回了万年,寻找到人间最强盛的一个时代……在这个时代中,有陆圣,有太宗,有叶长风,有余青水,有诸多惊艳之人应运而生。
无比辉煌的,不止是大隋天下。
而白亘,则是在这个时代,站在妖族天下至高点的那位大帝。
正如他所说的,谁人敢在他面前言称无敌?
他的背后,亦是白骨累累,堆砌成山!
论武力,他不输任何人!
大戟迸出千万条杀念弧光——
灭字卷被白帝催动到了极致。
那轮惨白斜月,撞入炽烈大日之中。
站在树界殿门的山主,不退反进,神情淡然,前踏一步。
一枚蕴满纯阳的拳头,砸向白帝!
“轰”的一声。
斩月大戟,在白亘全力挥舞的砸击之中,与陆圣的拳头撞在一起,在轰轰烈烈的炸响中,破碎开来,绽放成一蓬绚烂璀璨的黑色光火。
这件宝器,陪伴白帝征战妖域多年,论其品秩,只是一件涅槃宝器。
它不是先天灵宝。
而将纯阳气修至大成的陆圣,以肉身镇压在黑暗深渊之上,他的每一寸肌肤,乃至于每一缕发丝,都臻至完美入神。
即便是从天地中孕育而出的,所谓不可摧毁的先天灵宝,也无法破坏陆圣的肉身。
宁奕怔怔看着眼前的山主。
在很多年前……他也见过这样的肉身。
天都烈潮,登上长陵山顶的太宗皇帝,便是这般的“肉身成圣”,只不过那时太宗的肉身体魄,特性与山主有不同之处。
因为拥有着近乎无穷无尽的神性海潮,太宗的肉身有着无与伦比的重生之力。
断臂重生,只需刹那。
真正成为不朽……甚至可以做到“滴血重生”。
而此刻的陆圣山主,一身体魄,则是完美无缺,毫无破绽。
周游盯着空中斩月大戟爆碎的黑色光芒,他默默握紧了拔罪,扪心自问,如果换做自己,以拔罪递剑……结局会是如何?
即便是古仙剑拔罪,也无法伤害此刻的山主吧?
有大成纯阳加持。
这一战,山主早就立于不败之地。
树界上空的残月与炽日相撞,黑夜白昼摩擦,炸射出千万蓬弧光,一时之间光影骤变,刹那疾光笼罩,刹那永夜降临。
白帝面色苍白,他竭尽全力递斩出的灭字卷杀念,像是一蓬拍岸而起的怒涛,撞在树界大殿的上空,肆虐轰鸣,却不得存入。
有万千符箓升腾,化为一座恢弘阵纹,将灭字卷的杀念尽数拦在悬空岛外。
陆圣的脚底,闪烁着亿万光芒。
宁奕在这一刻才想起来,山主大人,是大隋开国以来资质最佳的阵纹师。
“宁奕。”陆圣轻声道,“天书还差两卷,今天正好齐了。”
说出这句话的陆圣,站在至高之点,俯瞰而下,炽日般的目光,让白帝和龙皇,都感到心头一震。
天阶破碎,龙皇毫不犹豫,转身便走。
在华服男人转身的那一刻,周身坠落的光明,黑暗,都凝固在长空之中。
暗金色手杖上,镶嵌着一枚雪白的珠石,这是凝固时空中唯一灿烂的物事,震颤出极其清脆的声音。
“嗡——”
时之卷发动,冻结了树界的时空。
在白亘斩月破碎的那一刻……龙皇心头便咯噔一声,知道自己上当了。
这倒悬海龙绡宫开启,根本不是造化。
至少对自己和白亘而言,这是一场赤裸裸的杀局!
人族天下的陆圣,在这黄金城中布局五百年,等的就是今朝……在陆圣身旁,还有一个随时可能突破生死境的强大战力。
他和白亘联手,或许能够抗衡陆圣周游。
但万一……白亘临时改变主意了呢?
棋局可算,人心难测。
他决定先行一步。
一条浩荡长河,贯穿过去,现在,未来,在龙皇面前铺展而出。
修行到生死境,举手投足,神通展现,其实已与凡俗没有关系,几乎可以称之为半神……只不过是时代的限制,神性的匮乏,使得龙皇无法突破最终那一步。
而炼化了“古卷天书”之后,他和白帝,都看到了通向不朽终点的希望。
将时之卷炼化到极致。
便展露出了这一条浩荡大河。
这世上,很难找出第二个人……比龙皇更适合时之卷。
八卷天书,生,灭,山,离,时,空,命运,因果,每一卷天书,都象征着一条通向不朽的希望之路。
执剑者能炼化所有古卷,但并非是最完美的适配者。
所以……即便有人拿到了时之卷,进行炼化,也未必看见此刻的时间长河。
除非,那人同样也是完美且极致的“适配者”。
龙皇按着黑金手杖,一步一步向着来时方向走去,树界天阶被陆圣一拳捏碎,无数金光破碎,像是一条垂落的瀑布。
他每走一步,鬓发便会苍白一分。
时之卷凝固时间,消耗神性,也消耗他的寿元。
长河浩荡,波光粼粼。
龙皇回头望去。
在自己境界之下的修行者,毫无意外的被时之卷凝滞,树界悬空岛上的黑槿,神情呆滞,一只手遮着面颊,保持着被残月炽日光芒照射的躲避姿态。
宁奕,则是有着轻微的面部变化。
而周游,一只手缓缓向着拔罪按去,时之卷已经很难完全凝固住这个境界的修行者了。
至于坠落空岛的白帝,在树界的虚空中缓缓坠下,四周俱是斩月大戟的碎片中,他不知在想些什么……
如果有人看到此刻白帝的面容,一定会觉得惊讶,被盟友背叛,他竟然没有一丝愤怒,瞳孔深处依旧是平静,甚至是漠然,戏谑。
优美言情小說 劍骨 txt-第四十章 隕落長河展示
龙皇的这一回眸,让他意识到了不对。
少了一个人。
那个最重要的人,陆圣,不见了。
他再回过头,看着近在眼前的树界出口……时间长河的尽头,不知何时,立着一道云纹黑袍高大身影。
陆圣就这么站在时之卷的长河尽头,黑袍飘摇,随波起伏。
能看见这条时间长河……
并且能在时之卷凝固之下进行行动……
只有一种可能。
这人是时之卷的完美适配者。
……
……
时间凝滞,是一个不可被意识的东西。
当你意识到时间凝滞住的那一刻……
实质上,时停便结束了。
白发道士的手掌,按住了腰间的拔罪,还没有来得及出剑。
“轰隆隆——”
空中破碎的残月,被炽日无情地碾压撞碎,化为漫天光雨。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结束了。
陆圣山主站在悬空岛上空,站在宁奕和周游的中间,看起来像是从未挪动过一丝一毫。
只不过宁奕能感受到……山主身上的气息变了。
飘摇的云纹黑袍上,沾透了一层又一层血迹。
这是……谁的血?
陆圣缓缓摊开一枚手掌。
在他掌心,有几片破碎的逆纹鳞片,还有一枚雪白珠石。
那是原先镶嵌在龙皇手杖上的珠石。
轻轻握拢,便映射出一卷虚无的古书投影。
时之卷便栖身在此珠之中。
宁奕不敢置信地望向树界下方,破碎的光明虚空中,一蓬血雾炸开,一条苍老的,干瘪的老龙坠落无边深渊……
他望向白发道士。
周游额首有一颗巨大的汗珠滑落。
宁奕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就在刚刚,时之卷压制树界的凝滞时间内,陆圣追上了身为时卷主人的龙皇,并且在时停领域中,两人进行了一场生死搏杀。
至于时停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很显然,自己没有看到,周游也没有看到。
当你意识到“时停”发生的那一刻——
时停便结束了。
在那条凝滞的长河中,山主很可能和龙皇厮杀了数天数夜。
须臾,刹那。
而最终的胜负……正如宁奕所看到的。
统御北妖域,执掌十二妖神柱,威震北方天下的那位皇帝,只剩下了一具斑驳的,残缺的原始肉身。
坠落树界,殒命龙宫。
陆圣的衣袍上浸染鲜血,可以想象这一战经历了何等漫长的惨烈厮杀……只是这些鲜血,没有一滴是自己的。
龙凰直至陨落,都没有打破陆圣的纯阳金身。
山主的神态并不轻松,额首汗渍尚未干涸。
他将时之卷的珠石放在宁奕手上,语气有些疲倦,笑道:“这条老龙,隐藏极深,若天地法则允许成圣,只需一夜便可蜕变不朽……杀他,比我想象中要难。”
在时卷长河中,他几度鏖战,打得龙皇浑身骨骼破灭,洒尽最后一滴精血,才完成斩杀。
“接下来,还有一卷。”
陆圣深吸一口气,望向远方坠落树界的白帝。
白亘没有逃跑。
在时停的那一刻,他其实是除陆圣外,唯一能够干预到时间长河的人物。
龙皇选择逃离。
于是在最终的那一战中……他便平静的,漠然的,欣赏着那条老龙的死去,瘸子最终殒命之前的绝望眼神,只是让他觉得有趣。
机关算尽太聪明。
畏惧死亡之人,便死在这一点上。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劍骨 起點-第四十章 隕落長河鑒賞
命运?何等嘲讽。
……
……
(卡文修改,抱歉久等)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